种族化和全民化

 

对于这次的选举父子展开更深层的讨论。

父亲说:“这是个最好的结果,国阵的席位上赢了,但在总得票数方面却输了。这是给国阵很好的警惕和提醒。”

孩子说:“可是纳吉似乎却不了解此事,他把这一切归咎于华人的政治海啸。而这次的投票太黑暗了,晚上九点还有德士载送投票箱而来,说迷路也迷路得太离谱了吧。本坡德士哪有不认路的?工作人员呢,不会带路吗?点墨明明会掉,选举委员会却睁眼说瞎死撑着。还有啊,某一些投票站人多到要死,某一些却一个人都没有,明明说投票使用原子笔,却有投票站提供铅笔,十分可笑!更神奇的是,十分钟的停电,赢的票数都变成输了。”

父亲笑说:“还好吧,火箭不是几乎都升空了吗?只是纳吉这么说就不对了,一个国家的课题,当成华人的孤立事件,企图种族化,这是不对的。”

孩子说:“就是!先说是华人的偏激,再说以后要想办法促进种族间的融合。这招够阴险,无疑已挑起种族分裂。不过,最可恶的是那个马华总会长,输了不立刻辞职,还霸着茅坑不拉屎,陪着纳吉一唱一合,说华人就是听信了林吉祥的甜言蜜语,搞起种族主义。老爸,马华是纯粹的华人团体,巫统是纯粹的马来人团体,而火箭派出的候选人不只是华人还有马来人,这怎么能说是种族主义吗?”

父亲说:“既然这是时势,大多数华人以选票对马华的铁心,也就表示对马华总会长投下了不信任票,那么他现在断然发表的言论,不只是在分裂华巫族群,更表示他与华人社团形同绝裂。他为什么还不懂得检讨,马华为何会被华社唾弃呢?”

孩子说:“老爸,这一次我们的观点倒是相同了。勇于知进退的人是强者,不敢承认失败的人是弱者,为失败追找理由的人是懦夫,最可怕的是为失败挑起两方争端的人,这种人只图玉碎,两伤俱伤。你说,为失败引咎辞职很难很丢脸吗?非得等到年底宣怖不蝉联,让已经很烂的树根完全失去支撑才甘心吗?困兽之斗等死,等到死期到时,一切就太晚了,不只失了党心,还失了民心。”

“孩子,你想的也太简单了。要离开也要布好局,不然一走了之,接班人接得也是辛苦的。”

“老爸,你为什么还替人家找借口开脱呢?这三年来我们看得还不辛苦吗?马华输了还在和国阵同声一气,指责华人的偏激!为什么马华这么没骨气,难道成员党都要如此卑微吗?尊严是自己争取的,人家给你的叫屈辱。难道马华当年是自己要求进入国阵的吗?如果是的话,根本没有骨气。不然何苦把作贱自己说成顾全大局呢?”

“孩子,做人要有文化。不要动不动就粗言相向,而且做人要感恩,马华也有帮过我们。他们对华社的贡献是不可抹杀的。”

“这我承认。所以仍然有选票流向马华,不然的话,马华的输就不是几千或整万票,也不会还有议员当选。华社对马华的警告,总会长还目空一切吗?”

父亲说:“种族融和是对的。但一个民族不能没有自己的根,没有自己的根的人,连自己的祖先都不知道,连自己的母语都遗弃了,还能得到尊重吗?马来西亚是多元种族的国家,各民族彼此有各自的文化,当然各民族也希望拥有彼此文化和母语的学习。为政者企图打压某一个民族灌输种族主义思想都将遭到全民的遗弃。”

“是的,我同意。马来西亚是一个全民的马来西亚。华人只占了总人口数的三十几巴仙,但得票率却显示支持国阵和民联各为五十巴仙。这传达了一个重要的讯息:要求改变之心的,不仅仅是华社,还有巫族和印族。而且,也不是所有华人都支持改变。”

父亲说:“这就是选票所要表达的民意。不管选举过程中存在多少肮脏的手段,民联的支持票都在上升。而这些有机会为民服务的民联代议士,只要在五年内表现优异,让人民看到一些改变,两线制的民主政府就已形成。”

父亲说:“其实这次大选中,民联中主张多元种族的行动党和公正党获得较高的得票率,即便是输也与对手的距离拉近。这也透露了马来西亚人民急于改变现状信息。”

孩子说:“选举成绩已成事实。贪污、腐败和朋党,短时间也不能获得改善。国阵如果不加速改革力度,迟早会被人民再以选票否决。”

父亲说:“孙山中也是革了十次命才成功的。你以为改朝换代这么容易吗?”

孩子说:“五年不成,再五年,为了马来西亚的未来,华巫印应抛开种族的歧见,为我们的下一代创造一个干净清廉的国家。革命尚未成功,同志仍需努力。”

下了雨的天空虽然仍是朦胧的,但一线穿云的阳光让人看到了希望。

 

One Response

Leave a Reply

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!
大紅花的國度 | 討論區 | 本站由WordPress建置